中国共青团网  >  团情快报  >  正文
从严治团“红利”在基层掷地有声

发稿时间:2018-06-29 07:33: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在重庆,团支部书记工作做得好不好,普通团员的意见很重要,这不是一句空话。“从严治团以来,重庆两次‘背靠背’测评中,一共有71名团支部书记被免职。”团重庆市委书记张继军说,其中包括村、社区和学校的团支部书记。

  这一制度,对重庆的团干部产生了强烈的心理冲击。

  什么是“背靠背”测评?每年年初,团重庆市委就会启动测评程序,由团支部书记向团员述职,之后团员对团支部书记进行“背靠背”匿名评议,只有三个选项——满意、基本满意和不满意。

  “刚开始的规定是,评议满意率低于50%就要免职,后来进一步严格,满意率低于60%,就会启动免职程序。”张继军表示,这是重庆从严治团的体现之一。

  张继军坦言,越到基层,团组织可以调动的资源越少,但是这并不是基层团组织做不好工作的理由。团重庆市委正在花大力气解决一些团组织软弱与瘫软的问题。

  不过,对免职的团支部书记不是“一棍子打死”,张继军说,有一位团支部书记被免职,脸上挂不住,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团员认可,第二年又被团员选为团支部书记。

  据了解,重庆从严治团的力度正在向下延伸,量化考核的压力已经深入传导到基层团组织。目前,对区县共青团的考核,已经纳入到市委对区县党委的整体考核之中。

  从严治团在路上,如何调动基层团组织的积极性?张继军谈到,团重庆市委制定了一系列激励机制,比如对优秀的团支部和团员,给予学习、培训和荣誉等奖励,另外,团组织还会协调,给一些基层团干部提供相应的岗位津贴。

  这是从严治团所释放出来的活力,从提出改革到沉下心思,从摸着石头过河到甩开膀子改革,从提出概念到结出改革之果。从严治团的红利,在基层掷地有声。

  严格督导:撬动资源解决缺编难题

  “团省委的督导管用!是真督实导,实实在在给基层解决问题。”团十八大代表、团石家庄市委书记尚秀伟感慨。

  这一举措给石家庄团组织工作带来了看得见的红利——市委出台了《党建带团建实施办法》,为团市委领导班子配备了挂兼职的两位副书记,从基层选拔了6名挂职副部长,充实了工作力量。各团县市区委的书记、领导班子、人员编制全部配齐。

  尚秀伟回忆,去年,团河北省委书记宋华英两次带着督导队伍,对团石家庄市委进行督导。宋华英主动给当地分管共青团的领导介绍共青团改革的要求和背景,得到市委的高度重视,将共青团改革工作列入对各县区的改革考核。

  效果为什么这么灵?团河北省委联合中共河北省委改革办印发了《关于联合督导市级共青团改革工作的通知》,背后是团省委与省委改革办的联合督导。这一办法,直接驱动了地市团委与区县领导,可以面对面交换意见,解决共青团组织自己解决不了的改革问题,推动共青团改革向纵深发展,在基层落地。

  用这种模式,第一家“吃螃蟹”的是团邯郸市委。他们在市委的支持下,将共青团改革等重点工作列入邯郸市重点改革事项,并率先联合市委改革办对区县一级团委直接进行督导。

  遇到难啃的骨头,带队督导的团市委负责人就会带着督查清单,直接找到区县分管共青团的领导同志,面对面地进行汇报沟通。

  团十八大代表、团邯郸市委书记陈涛说:“通过督导发现问题,然后带着鲜明的问题导向再和县市区党委领导汇报沟通,就容易引起重视,进而让问题比较快速地得到有效解决。”

  团十八大代表、团张家口市委书记蒋文冬告诉记者,用这样的方法,让当地区县一级团委缺少编制的问题从根本上得到了解决。张家口明确,人口28万以上的区县团委,编制为5~8人,28万以下的编制为3~5人。团崇礼区委编制从4个人变成8个人。

  做实下沉基层:团组织自下而上寻找社会治理方案

  团山东日照市委书记曹临笑着说,自己是带着泥土气息来参加团十八大的。

  今年初,为深化团干部直接联系青年制度,破解脱离青年问题,团山东省委在全省部署了“三联四促”常态化下沉基层工作。按照“三联四促”工作要求,曹临刚到莒县招贤镇下沉了一周,就一口气跑遍了四个社区。不过,下沉的第一天,曹临就听到4位80后团支部书记“吐槽”基层团组织工作不好干,关键是没有抓手,请她现场支招。

  曹临并不急着提建议,耐心地问:“现在村民最关注什么?”

  “最关注附近的学校,上下学时,大门口就堵成一锅粥,学生不安全,村民不方便。”车家春生村的团支部书记车贵桥说。

  “咱们就从这里做起,看看能不能成立一支团员青年组成的护学志愿者队伍。”曹临说。

  此时,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他们觉得聊得不尽兴,从各自家里拿了一些菜,搬了一张小桌子,坐在小马扎上,一边吃饭一边聊工作细节。

  在团十八大期间,曹临收到几条微信,当地的团干部告诉她,志愿者队伍成立了,在放学时间负责交通疏导。团组织直面解决社区痛点问题,老百姓交口称赞。

  她到乡镇之后,每次都和其他乡镇工作人员一起参加镇里的党政联席会议。有乡镇干部顾忌曹临原来是县里的县委常委,怕说错话,就找她“汇报”工作。

  “我是来这里学习的,你们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曹临每次都这样回应。

  她认为,下沉基层不是居高临下指导工作,而是应该以问题为导向,与当地团干部一起研究解决问题;也不是单纯给基层团组织解决一些物质需求,不能因此而调高基层对下沉工作物质方面的“胃口”,更重要的是要给基层团干部留下一些工作方法、工作经验、工作理念,真正做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具体该如何做实?曹临调研发现,当地农村孩子一到周末基本上就处于“放羊状态”,她和团干部一起谋划,当地有不少书画能人,就请一些退休教师,给孩子上公益书画课。到了暑假,孩子们可以参加日照志愿服务品牌项目“共青团小草学堂”,让支教的大学生志愿者陪伴孩子过一个既安全又富有意义的假期,解决家长关心的问题。

  曹临注意到,团十八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事务主义,切实防止为热闹而热闹、为服务而服务,凸显共青团工作的政治价值。

  在她看来,团干部通过下沉基层来直接联系青年,就是自下而上寻找社会治理方案,解决社会痛点问题的最佳途径之一。通过抓项目、搭平台、建载体,找到青年、吸引青年、凝聚青年,从服务的亲和力,做到组织的影响力,最终要体现为思想引领力,达到为党育人的目的。

  祛除“官气”:团干部兼职制度打通青年晋升通道

  “我不是来做官的,我是来做事的!”吕义聪说,他是团浙江省委的兼职副书记,也是吉利公司的一名基层技术工人。他不仅当选团十八大代表,也是党十九大代表。

  高中毕业的吕义聪从安徽滁州老家,来到浙江打工。从修车铺的一名学徒,成为吉利公司的骨干,最后成为一名团干部,还获得了第十七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他的命运转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吕义聪参加了几次汽车装调工的比赛,脱颖而出获得很多奖项。2007年,由于技术出色,20岁出头的他,就已经享受副厂长的待遇,每个月比别人多拿2400元。

  彼时,他已经被浙江团组织注意到,之后团浙江省委推出兼职团干制度。2016年底,他被选为团浙江省委副书记。

  一线工人做兼职团干部对青年的影响力有多少?“我要让更多的年轻人享受成长的红利,有了兼职身份之后,我可以与公司高层对话,直接打通青年的成长通道。”吕义聪坦言。

  吕义聪对外来务工青年的心态了如指掌,他们大多是90后,不愁找不到工作,但他们对未来职业规划比较迷茫,因此缺少归属感。

  “我就是要破除这样的心态!”他先从吉利公司内部做起,策划一系列青年技能大赛。

  这不是普通的比赛,“只要参赛者获得前三名,至少可以获得公司技术的四星级,意味着每月收入至少多出800元,餐费补助标准随之提高。”吕义聪成功游说公司的其他部门,设计出了一条青年技工的成长通道。

  吕义聪说:“效果非常明显,一方面让青年人看到实实在在的希望,另一方面也让企业迅速发现青年人才,增强企业的稳定性。”

  吕义聪对团十八大报告中的这段话印象深刻,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的教诲。

  吕义聪坦言,兼职之后,他有了新的身份,可以用更加灵活的方式影响传统团组织难以影响的基层青年,为他们打造晋升的途径,让基层青年感受到团组织的温暖。

  从严治团:传统工作要增值传统品牌要擦亮

  在今年推选全国和江西的五四红旗团支部时,团江西省委大胆作出探索,搞了一场“突然袭击”。

  团江西省委副书记伍复康说:“我们规定在几个小时之内,让候选的团支部提供工作手册和团员的花名册。如果连基本的资料都没有,就一票否决。”

  “这可以避免个别人对原始资料造假。”伍复康说,在评选过程中,因此还真卡掉了几个候选单位。

  伍复康介绍,从严治团的理念已经开始在江西的基层团组织中深入人心,传统的换届工作如今也不同。截至2018年1月,江西100个县市一级团委,全部完成换届工作。今年3月份,江西省1.8万多个村(社区)团组织完成换届。

  其中,有一组亮眼的数据,5506个村(社区)采用直选模式,直选比例29.5%。

  伍复康告诉记者,团江西省委在换届上下了大力气,甚至还给村(社区)团组织提供换届指导手册和资料模板,从流程到议程,各项环节都一一细化指导。

  团江西省委内部有一个共识,从严治团就是通过工作增值,让团组织的神经末梢活跃起来。

  “以健全完善团内制度为保障,不断严明团的纪律。”伍复康学习团十八大报告后深有感触。

  从严治团如何让基层团组织活跃起来?团十八大代表、团南昌市委书记盛炜说:“以前有一些共青团活动轰轰烈烈,可是深入不下去。从严治团,一些传统品牌项目不能丢,团组织要擦亮招牌。”

  在团十八大召开之前,团南昌市委组织了一场少年军校大汇演,来自100所学校的1600名少年军校学员代表,组成单个军人徒手队列动作、军体拳方阵等,现场进行操练。

  “活动并不是给领导看的,这群孩子事先只合练了一次,背后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国防教育。”盛炜直言。

  团南昌市委在老品牌基础上实现增值式创新,整合社会力量,聘请优秀退役军人组成教官队伍。每年投入100万元,选取100所学校,每个学校选出50名少先队员,每周进行一次八一精神教育及军事项目训练。

  团干部政治塑造:遵照思想政治教育规律精雕细琢

  因为参加团十八大,来自云南的团大理市委书记周雪蓉没能赶上中央团校团县委书记培训班的结业考试和毕业典礼。她说:“开完会我还要回学校参加补考。”

  “刚得到消息让我参加中央团校的培训,我的心里有些纠结,一方面感觉手头工作丢不开,另一方面自己也感觉本领恐慌。”周雪蓉参加的是中央团校为期3个月的团县委书记培训班。

  让她感到欣喜的是,培训效果很明显,国内顶尖的专家老师系统地讲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同时利用课余时间,她又重读了一遍《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

  说起这段时间的变化,她感慨道:“让我能够沉下心来学习,提高了政治意识和理论水平,培训结束后将主动用学到的知识指导实际工作。”

  中央团校有一项新规矩,学员入学和毕业都要进行考试,前者是摸底考试,了解团干部掌握理论程度与存在的问题,再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之后是总结性考试,是对学员的学习成果进行测试。

  “对团干部培训是从严治团的一部分,在培训过程中必须要严格。”团十八大代表、中央团校党委书记倪邦文说,通过这两次考试发现,学员培训的效果非常好,学员们对党的理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中央团校在改革的过程中,针对团干部特点和普遍存在的阅历浅、缺乏党内政治生活锻炼、作风不够扎实等问题,以党的理论教育、党性教育、群众路线教育、党章党规党纪教育为重点,强化政治培训,进行政治塑造。

  倪邦文介绍,中央团校在培训的过程中,特别注重教育规律。学员在毕业前还要完成一篇毕业论文,从选题的确定再到论文写作与修改,都会由一名导师全程指导。完成之后,学校还会组织业内专家,学员要拿出论文进行答辩。

  根据培训对象特点和培训目标差异,中央团校的班次时长设置为1个月、2个月、3个月、4个月,保证有足够的时间让学员静下心来学习提高,增强党性。

  在倪邦文看来,对团干部进行政治塑造,除了常规的理论学习之外,还要寻找新的增长点,“在培训的过程中,我们引入场景,帮助学员更好地梳理理论的历史逻辑。”

  倪邦文介绍,中央团校已经建立了一批校外党性教育基地,通过实地考察,让学员理解理论背后的历史纵深感,增强学员的党性修养。目前,已先后与井冈山、梁家河、红船干部学院、大陈岛干部学院、大别山干部学院、焦裕禄干部学院、红旗渠干部学院等地开展合作。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马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