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刘真:只有充分扎实准备 才能抓住成功机会

发稿时间:2021-05-08 15:32:00 来源: 东方网 中国青年网

  东方网记者解敏5月7日报道:2018年,世界首例体细胞克隆猴在上海诞生,这是当年全球最引人瞩目的科学进展之一。重大突破的背后挑起重任的是一支年轻的科学家团队,今年的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刘真就是其中一员。

  今年33岁的刘真,现在是中科院脑智卓越中心的研究组组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他有四天时间都是在实验室渡过的,那最近的他又在忙些什么?

  刘真告诉记者,他所参与的一项研究成果3天前刚刚在《国际科学评论》(National sience review)期刊在线发表。“这是一项减少食蟹猴繁殖传代时间的技术,我们将自然繁育通常需要的5年缩短至两年不到,而且还解决了精巢异种移植繁殖加速技术受精率和胚胎发育率低的问题。合作对象是中心的孙强老师和熊志奇老师。”

  “这项研究很有意义,猴子的自然繁育时间很长,对我们做研究的人来说时间成本太高了。原先研究生读书的几年不够猴传代的,压根没法开展实验。现在我们把繁育时间缩短,在有限的时间里就能用转基因子代猴研究脑功能了。”谈起科研,原本话不多的刘真突然来了劲儿……

  坚定选择成长的“里子”,不要人才的“帽子”

  2010年,刘真从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中科院神经所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正是后来克隆猴团队负责人孙强。在硕士二年级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刘真觉得这个领域大有可为,决定以此为主攻方向。

  “扎根本土”是刘真身上最显著的一个标签。2016年,刘真博士毕业,已经在国际顶级学术杂志《自然》(Nature)上发表了关于自闭症转基因猴的研究论文。并被评选为当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之一。

  “博士期间有好的发表,然后去一个国外的实验室读博士后,再回国成立自己的课题组,是我们这个领域大多数博士走的常规‘套路’。”当时也有不少国外机构向他抛来了橄榄枝,其中就包括来自哈佛医学院的邀请。是去国外研究机构,还是留在所里继续开展体细胞克隆猴研究?对此刘真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和纠结。

  “当时研究所正在把体细胞克隆猴列为重点科研项目,我要是在这时选择出国,就等于要转换新的研究方向。而且更关键的是,无论我去国外任何一个实验室,都没有比神经所能够提供更好的平台为我来开展这项研究,这里就是我最好的选择。”“事实也证明了我的选择是对的。”

  他的手很神奇 超高难度操作创奇迹

  体细胞克隆猴的重要性在于能在短期内批量构建遗传背景一致的猴模型,为人类疾病提供了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制作的关键技术。留所开展博士后研究期间,刘真和导师孙强一起,向体细胞克隆猴发起了冲刺。

  在克隆羊诞生后的20多年间,有23种哺乳动物被成功克隆,却始终没有人能做成克隆猴。这是由于灵长类体细胞克隆胚胎的发育效率远远低于其他哺乳动物,每次实验都要经过较长的周期。另一重大阻碍就是对技术要求极高,和小鼠等实验动物相比,灵长类动物的卵母细胞对外部操作要敏感的多。

  为了突破这个技术瓶颈,刘真在团队中成为了挑战这项高难度技术操作的第一完成人。从硕士二年级开始,导师孙强就将细胞“去核”与“注核”的任务交给了刘真。

  把小鼠胚胎显微操作和训练的经历,把技术转移到猴子上,实验难度呈几何级数上升:猴的卵细胞特别容易激活,所以必须要小心地快速去掉一个卵细胞中的细胞核,而不去激活它,再将准备好的体细胞核迅速植入去核卵细胞中,同时尽量减小对卵细胞的损伤—如此精准、稳定的实验手法,需要大量的练习积累才能做到”。

  此后他们断断续续又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进行技术建立和优化。尝试了很多种方法,发现了具有最高胚胎发育率的两种酶。“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已经有两只体细胞克隆猴成功分娩,可出生仅几小时就夭折了。“那种从希望的巅峰跌落谷底的心理落差,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是最重要的是能尽快将状态调整过来。”

  最终,经历了无数次失败之后,他们终于迎来了“中中”“华华”的诞生。“在成功之前经历了多少失败,只有自己最清楚。”

  最年轻课题组长任重道远

  30岁,世界首例体细胞克隆猴诞生后8个月,刘真“破格”成为当时所里最年轻的研究组组长。建立自己的研究组,这是做科研的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刘真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如今,研究组成立已经有2年多的时间,我们每年都能招到1至2名新的研究生加入。”要知道在这个领域中最顶尖研究机构里,有50几个研究组,却只有40几个核定的研究生招录名额。”

  作为研究组长,刘真要把时间合理的分拨给继续克隆猴研究、开辟新课题和带队伍上。“带学生的压力很大,能进入这里的都是最拔尖的学生。他们一来至少5年,也面临着和我当年一样的科研压力,毕业压力。”

  刘真说,他打算用3到5年时间完成研究组的顺利过渡,同时开启一些他感兴趣的课题。“目前和孙强老师团队的合作还在继续,这也是中心长期重点布局的项目。”

  “我们实验室也在不断挑战新课题。”刘真说,“虽然还没有显示度很高的发表,但这些年已经积累了一些计划长期开展的研究方向。毕竟我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但整个团队已经有20个成员了,主攻的方向是胚胎发育和生殖发育相关的。”关键是你要随时都做好准备,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才能把握得住。”

  他始终相信,非人灵长类在生命科学的多个领域都有着其他模型动物无法比拟的优势,在非人灵长类遗传修饰模型的构建领域,他们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李婧怡